迷麟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迷麟,第四代魁拔(于魁拔998年生于灵山巨石阵),被称为灵山王,君临天下的霸主。一手建立起第三魁拔帝国,率领灵山军横扫地界各国。
魁拔1035年,在与天神决战时,因未脱离兽,被光势消灭(当时光势还无法调至魁拔本体的脉频,只有在魁拔与脉兽合体时才能将魁拔连同脉兽一块杀死。第二部出现脉兽完全是奇衡三自己模拟魁拔的空间脉门和意念复制)。
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用冲天槊打开曲曲之境,将决战中幸存的十二个名部下连同图书馆送往离第六代魁拔诞生前20年的涡流岛。短暂的一生中,留下了无数被人传颂的故事。
中文名
迷麟
身    份
第四代魁拔 龙长老的养子
性    别
国    籍
第三魁拔帝国
武    器
冲天槊(只有魁拔才能使用)
死亡时间
魁拔1058年2月25日
恋    人
梅零落
脉门数
12↔24(持冲天槊时)
职    位
灵山会会长

迷麟角色设定

编辑
第四代魁拔迷麟 第四代魁拔迷麟
魁拔1035年,天界神族集中全部兵力向第四代魁拔发起总攻击,魁拔召唤出威力强大的脉兽和他的部下们一起与天神展开殊死一战,眼看抵挡不住天神的火力,魁拔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用战器冲天槊打开曲曲之境(并非曲境)。将他剩余的十二名部下传送到到距第六代魁拔诞生前20年的时空,这十二人因穿越“曲曲之境”容貌不再衰变,一直保持着穿越时的年龄。冲天槊化作地界涡流岛上巨大的石柱,他的部下守护在那里等待着新一代魁拔的诞生。
经典台词:
“大家听好了,这五个人将因为誓死捍卫故乡、抵抗魁拔而被所有灵山军官兵记住,并视为死敌!”
“奇衡三!”(奇衡三是魁拔的部下,也是脉兽的发现者,因此魁拔召唤脉兽时的口诀就被定为“奇衡三”)

迷麟相关角色

编辑
养父龙长老(爪云王子)
恋人梅零落(天神 尘)
再版《魁拔之书》附图 再版《魁拔之书》附图
追随者魁拔十二妖
魁拔十二妖是随第四代魁拔“迷麟”为建立无纹耀等级制度的自由平等的新秩序而与天神的最终决战失败后残存部下的二十七人中的十二人。他们从魁拔1035年穿越到魁拔十七世纪,等待第六代魁拔蛮吉的出现。
追随者:十六队
二十七人中还有十六人(十五个地界妖怪和一个天界镜系天神“折翼”),即“十六队”。他们世代传递着自己的使命——找到魁拔!目前出场的成员只有敖江,队里佩戴着唯一的纹耀(焰系天神纹耀,可使佩戴者穿越曲境)。
蛮吉:第六代魁拔。仍残留着迷麟的部分潜意识(包括呼叫“奇衡三”以召唤脉兽,第一次见到雷光便能唤出他的名字)。

迷麟角色部分经历

编辑

迷麟小时候与爪云王子(龙长老)第一次碰面:

魁拔999年,年过50的龙长老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衰老的折磨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敏锐地察觉到已经靠近自己的妖怪,对手可以离自己近到足以杀死自己的程度。
事情是从一个暮春的中午开始的,龙长老准备收拾一下自己刚刚捕到的几条鱼,给自己做一顿麻烦一点儿的午饭,突然发现自己捉到的鱼中,有一条比较大的不见了。他敏锐地感觉到那是被人拿走的,更让他气恼的是,他居然没有感觉到窃鱼者的丝毫动静和气息。
他愣在那里好半天,努力感觉着周围哪怕任何一丝微小的线索,然而没有。他几次想用那鱼是自己逃掉的、也许根本没有这条鱼、是自己记错了这样的理由安慰一下自己,但没有说服力。他不会记错任何事情,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于记住发生在自己身边所有事情的所有细节,比如说,背后三步远是一棵大树,打起来的时候可以靠着它保护自己的背后;左边的地不平,不容易跑过人来;长矛一直放在右边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矛尖向前;一共有三个装不同东西的提袋在左边,离开时不要忘记拿……等等。如果不是这样,他恐怕早就没命了。
他觉得这事很不寻常,离开时特别小心地感受着四周的气息,确实没有任何异常。
第二天早上,他发现头天做好的烤饼也被人偷走了,只偷走了一个。他整整一天一动没动地坐在发现烤饼被偷的那个地方,用自己的鼻子、耳朵和脉门感受周围的异常,还是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是什么人敢做这样的事情呢?整个灵山,知道他的人都知道最好不要靠近他,以免被他“误杀”。间或有一些必须要从他跟前经过的人,不用他发出警告,自己就会大声说我只是路过这里,然后故意迈着响步从他面前走开。就是是那些还不太知道他的生人,经过他附近时不知道要打声招呼,但也不会轻手轻脚地故意让他听不到,他也会很早就听到脚步声,感觉他的气息。被他误杀的都是轻手轻脚接近他的人,或是飞快地直扑而来的人。虽然他每次埋葬被误杀者时,都会对死者深深地道歉,但也觉得其中有些人就是冲他来的刺客。的确,要杀他的人太多了。
这个偷了他的鱼和烤饼的又会是一个什么人呢?他离我已经近到可以下手了,却为什么没有动手?他想折磨我吗?这么说,他不是来自官方的杀手,而是来替被误杀的人找我报仇的?想让我在随时都可能被他杀死的等待中精神崩溃?
想到这里,龙长老的手从长矛上松开。他不想让对手觉得他开始紧张,正相反,他想让对方觉得他并不在意,很放松,这样对手也许会松懈下来,不再那么小心,那就好了,只要让他感受到一丝响动,就足够了。
龙长老故作放松地度过了一整天,其实每一刻都在捕捉着周围的动静,夜里也没有真的睡着,他故意把长矛立在离自己有一步远的地方,只等着对手一个轻微的破绽。
还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第三天早上,龙长老再次去拿他的烤饼,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放烤饼的地方多了一个挺大的野瓜。
“你在哪儿?”他机警地问了一句,他知道,他说这句话时已经承认自己输了。他等于直接告诉对手,自己无法感知他,他只想在死之前知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而来?为何能有如此高超的技能?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开心的笑声,只这一声,就让他觉得世界完全变了。多少年来从没再有过的甜美从他的心头升起,他循着声音只一动胳膊,就把他按住了。他感觉到这是一团软软的、热乎乎的肉,他笑了,泪水从他的眼里涌流出来。他笑了好长时间,那团肉也一直笑着,不住地往外挣脱。他松开手,让他逃走了。这次,他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轻盈得如同一种叫“麟”的小动物。他闻到了他留在他手上的气味,与周围的青草的气味完全一样,怪不得他的嗅觉几乎完全失灵了。
“是你吧?”以后很多天,龙长老都会突然间对着空无一人的空间说上这么一句。他知道那个孩子就在附近,随时都会悄悄地来偷他的食物。他故意做了很多好吃的食物,放到平时搁烤饼的地方。
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一直挂在他的脸上。他好像一下子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或者说,他这才意识到此前持续了近三十年的生活是毫无意义的,全部的生活内容就是随时提防有人来杀他,没有笑声,没有朋友,也没有喜欢的东西。
“是你吧?”他一次次突然对面前发问,每一次他都体会到久违了的一种叫“希望”的感觉。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那孩子迟迟没有出现。直到四个月之后、已是秋天的一个黄昏,他突然感觉到一个人在向他走来,显然不是那个孩子,轻手轻脚的,非常不祥的气息。他下意识地握住了长矛,突然间,却听到了麟一般的脚步声。
“是你吧?”
极轻的恶作剧式的笑声,是那孩子,几乎是同时,他听到了长剑划过空气的声音,下意识地,他手里的长矛已离地,但却没有挥出去,因为他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的方位。他感觉到剑锋已经劈向自己的头部,于是用长矛横着架了一下。剑砍在长矛的杆上,他的脸已经能感觉到剑锋的寒气,他知道对手一定会就势一个下压刺,把剑刺进他的脖子的。这时,他听到孩子惊慌的叫声和一声闷响,他的脸上溅到一些瓜汁似的东西,然后是一个成年人的身体倒地的声音。
“你没事吧?”
“我把他的头打破了。”孩子有些紧张的声音。
“怎么会呢?”
“他死了。”
“你用什么打的?”
“野瓜。”
“哈哈哈……”
龙长老笑着,摸到了那人的身体,确实是死了的气息。接着龙长老摸到了那人的头,上面全是瓜浆和血,耳朵附近有一个洞,一直深入到脑袋里,那个洞恰好是一个孩子拳头的大小。
“不是你打死的,是我。”龙长老果断地说。
“可你没有动手啊。”
“我动手了,是你没有看到。眼睛是不可信的。”龙长老特意把长矛斜靠在墙边,“你看这个……”
龙长老向长矛一抬手,长矛像是自己跳到龙长老手上似的,已经握在龙长老手里。
“你看到了什么?”
“长矛跳到你手上了。”
“哈哈,长矛是死的,怎么会跳到我手上?”龙长老让孩子仔细看看长矛,“只是我的手快,你看不出来罢了。”
“真的是呵。”孩子惊叫着。
“可我还是要谢谢你救我。”
“我没想到他是要杀你的,他只是说不相信我可以把野瓜放到你的桌子上。”
“不去管他了,你看这里有些好吃的,你吃吧。”
孩子开始吃起来,吃得很香的声音。龙长老扛起刺客的尸体走向门外,没走多远,他感觉到孩子从后面跟了上来,麟一样的脚步声,很清晰。看来只要不是他故意放轻脚步,脚步声还是能听到的。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那孩子顽皮地反问着他。
“我叫爪云。”
“那我也叫爪云。”
“你是哪族的?”
“你是哪族的?”
“我是龙族的。”
“那我也是龙族的。”
“几岁了?”
“你几岁了?”
“53。”
“那我也53。”
“好好说话。”
“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来这里之前在什么地方?”
“忘了。”
“你能记得最早发生的事情是什么?”
“打雷,闪电……”
那孩子留了下来,龙长老给他做了一双小木鞋,这样他就随时可以听到孩子所在地位置了。
在近距离接触中,龙长老觉得这孩子的身量也就相当于龙族的两三岁小孩的样子,但说话做事却象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他估计这孩子一定来自于辉妖、雾妖之类的妖部,妖部的孩子才会这样早熟。
他给孩子起名为“迷麟”。迷麟就叫他“爪云。”
迷麟头几次大声叫他“爪云”时,他都没有意识到那是叫自己——这个名字已经将近三十年没人叫过了。 [1] 

迷麟重伤的迷麟再次见到女孩:

1031年,尘结束冥想,独自来到地界。
魁拔确实一直在永昼沙漠。他是在天火打击下的神情恍惚中一口气跑到那里的,他的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在对他说,“向西,我的孩子,向西。”这个声音属于爪云王子。
  魁拔一直跑到一个他看似熟悉的地方才停了下来,他想起,这就是他的主人爪云王子死去的地方。那里的沙漠与旁边的沙漠没有任何区别,但他一眼就认出爪云王子就是死在这里的。
  “我的主人……”
  他在那里坐了很久,不时触摸着已经被烧焦的皮肉,“我怎么还会活着呢?”
  他伤得很厉害,他看到了自己的筋骨,血好像也流尽了,但他确实活着。
  “是魁拔的力量?冲天槊的力量?脉兽的力量?”
  他试着召唤脉兽,没有成功。他躺在爪云王子死去的那个地方,准备睡去,他想到也许会永远无法醒来,他觉得很轻松。
  魁拔梦见了爪云王子,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他大叫着向爪云王子跑去,他和爪云王子的年龄都是迷麟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孩的那个时候。爪云王子带着一些烤饼拉着他去找那个女孩,他们背靠背地面对着一个又一个战斗,他最后的对手居然是他的脉兽。脉兽杀了他。他醒了。
他看到一个穿着格勒莫赫人服装的女孩站在自己的旁边注意地打量着自己,他居然认识这个女孩,正是当年他和爪云王子找遍了整个灵山都没有找到的那个女孩。她已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但一看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真的是你么?”
  “你们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我,那些事我是知道的。”女孩笑笑。
  “为什么?”
  “那会儿我不认识你。”
  “是这样。”
  “你那会儿并不叫魁拔。”
  “这不是我的名字。”
  “但只有你能叫。”
  “你也有个名字吧?”
  “梅零落。”
  “这次不能让你再消失了。”
  魁拔拉住梅零落的手,像是怕她会突然跑掉似的。
  就这样,魁拔与他一生的爱人梅零落相遇,此后的三年里,他们四处走,从逐日焰城一直到其他被“解放”了的国土。所到之处,满目疮痍,到处是在战乱中受苦的人。
  “你准备怎么治理你已经征服下来的世界呢?”
  “我不知道。我从没想要征服什么世界。”
  “那你又为什么要发动这么可怕的战争呢?”
  “我不知道。战争很自然地就打起来了,我只能跟着打下去。”
  “如果那次我让你找到了,现在会是什么样?”
  “我们会在灵山一直幸福地生活着,和我的主人在一起,终其一生……”
  “今后我们会怎么样?”
  “找个安静的角落隐居下去,就像格勒莫赫人那样……”
  “这主意不错。”
  他们先去了格勒莫赫人的逐日焰城,那里还保持着战前的样子。灵山军只是在攻击翼族时从那里经过了几次,象征性地宣布过占领,但并没有在那里驻军。
  大量的战争难民涌进逐日焰城,在物资贫乏和格勒莫赫人的冷漠中自生自灭。魁拔和梅零落到达那里时,随处可见死于饥寒的难民的尸体。只有一些默拓人商贩仍旧保持着激情和活力,叫卖着从世界各地倒运来的高价货品,低价收购贵重的东西。魁拔把护手上仅存的几颗已经在天火中融化成水滴一样的银钶铁钮扣拿给他们,他们居然很识货,说这样好成色的银钶铁并不多见。
  梅零落的居所在地下城的一个角落里,终日安静无人干扰。他们在那里度过了一个个美好的日日夜夜,终于有一天,魁拔开始思念能看到阳光的生活,梅零落也是如此。
  他们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旅行,有意躲避着人多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很容易找,凡是大战过后的地方,一般都没有什么人了。
  有一天,他们正穿过童寂雪山脚下的一片树林时,隐约听到好听的笛声,他们循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一个巨大的萨库人正在吹着笛子,他们就一直在那里看。
  萨库人吹完一曲,才注意地看了看魁拔和梅零落。
  “不能白听,”萨库人笑了笑,“我再吹一曲,这姑娘留下来。”
  “我们打一架,”魁拔笑着说,“我赢了,这笛子就是我的了。”
  萨库人愉快地同意了,然后站起来,把笛子交给梅零落,猛地向魁拔扑去,魁拔连躲闪都没有,就把萨库人扔了出去。萨库人爬起来之后,对魁拔发出了强烈的脉冲,魁拔居然并不以脉冲还击,顶着脉冲靠近萨库人,再次把他击倒。
  “笛子是你的了,那可是玉的。”
  萨库的人话没说完,笛声已经响起,梅零落吹着笛子,那样子很动人。
  魁拔与梅零落并排走去,梅零落一直吹着笛子。
  从此,笛声开始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梅零落吹笛子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还要多。梅零落还把她吹的曲调填上词当成歌来唱,魁拔把这支歌和曲子命名为《梅零落》。
  两年之后的一个雪天,他们认为这样的生活应该结束了。
  “还是回到战场上去吧,魁拔,”梅零落说,“没有战争的魁拔是多么无聊啊。”
  “没有魁拔,战争照常进行。”
  “你厌倦了,”梅零落叹了口气,“魁拔怎么能不再是魁拔了呢?”
  “与不再是魁拔的魁拔在一起,确实也很无趣呀。”
  梅零落笑了一下,“我很满足,三年和三百年并无区别……”
  “我也是……”
  魁拔吹起了《梅零落》,吹得很专心,等笛声停止时,他发现梅零落已经不见了。
  魁拔1058年,尘回到天界,有人说梅零落就是她下凡后的化身,但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2] 

迷麟登场作品

编辑
小说:《魁拔之书
电影:《魁拔之十万火急》(以脉兽合体状态战死);《魁拔之大战元泱界》(回忆)、《魁拔之战神崛起》(回忆)

迷麟主题曲

编辑
魁拔军歌
作曲:高嫣沁 郭思达
作词:王鹏展 高嫣沁 王川
感受大地震动
背负往日光荣
英雄灵魂已经苏醒
狂飚铁流卷残云
为了心中感动
为了逝去伙伴
万众之师所向无敌
让敌人的鲜血浇灌我们信念
好战友,好兄弟
你的故事我藏心底
准备好,向前冲
我的背后就交给你
好战友,好兄弟
你的名字我不会忘记
准备好,向前冲
冲向死亡和胜利
力断长梦之河
踏破呼啸高原
冲天高塔指苍穹
燃烧生命照亮明天
照亮明天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青春树.魁拔之书 第三章 第二节:新世界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1月
  • 2.    青春树.魁拔之书 第八章 第五节:新世界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1月
词条标签:
动漫形象 人物